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彬彬游荡在英伦

不喜欢飘,却一直在飘,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彼岸

 
 
 

日志

 
 

足球不是一切,足球残害一切  

2009-11-23 20:37:00|  分类: 我眼中的他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蒂埃里·亨利张开手臂,两下,然后球停了下来,时钟彷佛都在静止——看这位职业风范的典范,这位曾经进球后手指蓝天含泪慰藉维维安·福的成名球员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停下,还是继续。

亨利没有那么长的思考空间,那是裁判的工作,于是他把球传了出去,于是加拉把球碰进了球门,法国在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在加时赛之前取胜了勇敢作战的爱尔兰人,把对方挡出世界杯的大门。在法兰西大球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原谅亨利,暂时放搁了对爱尔兰人的同情。

其实,这只能说明——亨利只是个凡人。讨厌他赛后的解释,厌恶他指出阿内尔卡此前有一次禁区内的摔倒应该被判点球,不接受他回忆当年足总杯自己射门被对方在球门线用手挡出的相同遭遇。借口,完全的借口。在我看来,他做了,只需说一句,如果责任都在我一个人身上,那我负全责,想怎么惩罚我就来好了。然后他也许得到比埃德瓦多那次无谓摔倒更长的停赛,但那样又如何?

几天来,我很纠结地看着一个偶像的陨落,必须承认,如果这么做的是因扎吉,甚至齐达内,我都不会如此困惑。我说的只是一个事实——亨利一点都不完美,而足球世界里,不平随处可见。我更喜欢埃弗拉的评语:如果爱尔兰人和全世界其他人感谢他,我们就要指责他了,而如果他那么做,就是对我们这个团体和国人的背叛。

达夫的眼泪在飞,基恩心痛自己几乎最后一次世界杯的梦想就这样擦肩而过。但邓恩接受的很好,亨利静静地走到他的身边,他没有选择拳击对手,最终接受亨利的拥抱。爱尔兰足球运动员的痛也许来自比赛,球迷们的伤来自被世界杯拒之门外,但此后,铺天盖地的甚至来自政治方面的声音就有太多的因错失世界杯为不景气的国家带来的经济损失了。那些,都太遥远,难道政治就干净?

 

2001年的一天,沈阳绿岛酒店,《足球报》记者贾岩峰用我的usb装了他的三篇文章发回了报社,回到房间,我惊讶的发现文章并没有删除,同屋的两个前报社头面人物立即呼吁把其中一篇文章改编发回报社,这两位文艺青年,每日打着公平旗号以骂人为己任的领导和我的短暂争辩已不重要。刚去那个报社工作不到半年的我最终放弃了,留下usb离开了房间,我明明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那成了我一辈子的伤,在此之后的若干年,我甚至要躲着贾小姐,我知道小贾第二日就发现了,因为我知道,我错了,解释无济于事,而我,这位表面上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本应更坚强。直到2006年的世界杯上,已经在《足球报》工作的我和小贾同处一室,我提起了这件事儿,深藏已久但从未淡去。她告诉了我一些我不知道的细节:第二天我就去找了那两位领导,两人异口同声都是我私人翻抄,他们毫不知情。

那一刻,我心痛的厉害。那份精心改编的文章稿费不归我,而即便我再贫穷,会在乎那一两百块的稿费?为此忍受的三年的屈辱也许是对我的惩罚,但是罪魁祸首,或者说是同僚,却早已置身事外逍遥法外,换来的是小贾三年来对我应有的记恨。我那小小的生命插曲,是否能给亨利一个警示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