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彬彬游荡在英伦

不喜欢飘,却一直在飘,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彼岸

 
 
 

日志

 
 

我的球星之一——因扎吉  

2008-11-14 23:25:00|  分类: 我眼中的他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他们,对自己,那都是追忆似水年华。

时至今日,他都是我最爱的球星,或者是人。所以,我的回忆自然要从他开始。

2004年欧洲杯后,当我把家产几乎全部丢掉后,最让我心痛的,竟然是随着电脑丢掉的在《南体》写过的因扎吉的美文,那些,曾让我最满意。因为写的时候,我本是满怀深情地。当然,一厢情愿,但是既然都一厢情愿了,谁又能管我?

我和小因唯一一次见面,是我喜欢他n个赛季后的事儿了。说实话,确实和我设想的相去甚远。我承认,我更喜欢球场上那个因扎吉。喜欢他,不是我支持他的假摔或者偏执,而是他的平凡和执着,这些,让他的头上笼罩着神圣的光环。

总是固执的认为,他和我的经历在某种意义上是那么相似。在场上,他是敏锐和敏感的,论身体素质,甚至速度和技术,他都远远称不上个好。他还常常浪费机会,但在别人身上,那些机会似乎十有八九根本捕捉不到。他是单细胞的,在他心中,似乎只有一个念头——进球。于是,他明明知道赛后通过录像大家都可以看出他的假摔,但他依然故我,骂名承受着,球队赢球了,这个外界称为自私的人有着无私的公心。

他的所有采访中,有两句回答我最喜欢。一次,是个无厘头的问题,“喜欢小甜甜吗?”那还是在布莱尼刚刚出道就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害羞地回答,“这个,我们不说了。”在追问中,他终于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说道。“我不怎么感冒,本来看着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嘴里却唱着‘babe,babe,one more time',我有点无法接受。”

另外一次,他说,“我不知道自己的银行里到底有多少钱了,但是我非常确定一点,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积蓄来换取自己的足球寿命,让我还能多踢几年,我太爱这项运动了。”你不相信吗?不像小小罗和穆图或者贝尔巴托夫,他小时候不抱着足球睡觉。但是家里的玻璃被他和弟弟没少踢碎,还因为一次摔下楼梯,他不得不对教练撒谎。训练,对他来说远远不够。

比赛的前一天,他总是无法入睡,他不停地翻身折腾被子,结果搞得同屋的队友抱怨连天,最终,亚特兰大为他破例安排了单间。队友第二天昏昏沉沉,而他却像被打了兴奋剂。看着他庆祝进球是那电击一样颤抖的双手,你能感受到他的紧张和兴奋吗?

场下的他,保守、恋家、害羞、好色。喜欢白衬衫牛仔裤,怀念小时候和爷爷一起钓鱼采蘑菇的日子。喜欢泡吧的他,却只喝可乐。

2002年世界杯被淘汰后,我见到了在乐天宾馆里一个接一个打着电话的因扎吉。没有如影随形,但是我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他。先是合影,毫不夸张地说,我觉得自己的口水快滴下来了,说不清为什么,那时29岁的他已经非常显老了。然后跟着维埃里带领的意大利队逛百货公司。后来,在他和一个意大利记者在大堂聊天的时候,酝酿着再找一张照片。长得那样,还总想着和他照相,我也解释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那时,他的小跟班是克里斯蒂亚·扎内蒂。看到在远处游荡的我,他调侃扎内蒂:找你的。扎内蒂看得清楚,“才不是呢,人家是找super pippo的!”我接下话题,重新走上前去。用英语搭讪,“没有个人英雄主义,没有自私,所以,也没有了进球,是不是?”他看着我,愣了。不是因为他被我的话动心,而是他根本不明白我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因为下午我对他说意大利语,他却和我说了两个ok而认为他是懂英语的。

不了了之,我唯一的花痴故事也差不多了。一辈子,我没追过男人,但那一次,我真是豁出去了,自己想想,也好笑,就当是年少的蹩脚故事了。后来在酒吧里,我虽然也在极力靠近,但是马特拉济却坐在我了我们中间,粗人还懂一些英语,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必须承认,意大利球星是没有架子的。而我不停飞过去的眼睛,也总是发现无聊的扎内蒂在暗笑。估计,我成了他那一天最好的笑柄。

因扎吉热心地逗着马尔蒂尼的儿子克里斯蒂亚诺,这个英俊可爱的小伙成了球员们的宠儿。而他天真地展示着数码相机拍摄的前一天晚上意大利被韩国淘汰后韩国人放礼花的画面,也成了让人感伤的一抹浮云。因扎吉,就在一杯杯的要着可乐,我的可乐里放着杰克·丹尼,因为坐在所有意大利球员都在的酒吧里,那几乎是球迷们无法复制的美好记忆。如果不是个球迷,我也不能成为一个记者,所以,我没什么害臊的……

后来,我记得总算和因扎吉又说了几句话,但是争论的重点在于,他点饮料的时候用韩语叫女服务员“先生”(我认为),我纠正他是“小姐”,他坚持,而那位女服务员,在因扎吉的“色诱”下,却早已经叫什么都行了!他得意地和我确认,“我说得没错吧!”可能,他还没能完全意识到自己的魅力。

最后的最后,是球队经过三四小时的漫长晚餐后的全体出游,黑登登的宾馆外面,跟出去的我听到一个调侃的“pippo o”,闭着眼睛也能猜到,那来自于早已对我的花痴一目了然的克里斯蒂亚·扎内蒂。忽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我悻悻地回到宾馆。

不知道是否从那时候开始,我做记者一半的梦想就完成了。或者,我从此那一半一半,变成了记者多过球迷。但记忆里我已经无法再写出那样感同身受的文章,有些悲哀,也有些宿命。今晚,当无聊的我半夜醒来忽然想在网上找一篇我写小因的文章时,一篇满意的也没有,才发现,逝去的,原来真的一去不复还。挥手告别,以此作文。权当回忆自己也即将逝去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